唐某人

同人写手,脑洞有毒,文风不定,甜虐不定,写啥咋写全看心情

可爱的口巴口即三英寸,有趣的阿毛还单身【万圣贺文,盾冬盾无差,微量幻红】

背景定在内战后复联三前
去 他 妈 的复联三
内战后面那两年盾冬好不容易安稳一点
去 他 妈 的复联三
正文如下:
  一

  Steve今天晨跑的时候看到了不少小小的妖魔鬼怪——一只只白色的小精灵,黑色的小恶魔和红色的小女巫们在街上欢快活泼的跑来跑去,成年人们也有不少化着可怕的妆容,在街上走来走去,有的人手里还捧着大大小小的南瓜。

  是万圣节啊。

  Steve这么想着,再回家的路上绕路去超市打算买点糖果来应付晚上孩子们的“trick or treat”。家里虽然还有一点甜食但那些都是属于Bucky的,可不够小镇上这么多孩子分的。

  说起Bucky,他的Bucky现在应该快起床了。

  Bucky的零食也快吃完了,顺便看着种类补一些吧。

  Steve就这样一边漫无目的的想着这些关于Bucky的琐碎而又甜蜜的日常一边认真的在超市零食区挑选零食,Wanda的电话就在这时打进了他的手机。

  电话那头未成年的小姑娘的声音抖抖索索的,还含着满满的惶恐和懵逼:

  “Cap…我的…我的能力…刚刚又失控了QAQ…”

  

  二

  “Wanda,先冷静下来。”

  Steve面色严肃起来,一手推着购物车里还未结账的两袋糖果,一手扶着电话,迅速的绕进了超市的角落处。

  “OK…现在告诉我,它突然失控的原因地点,有没有人员伤亡?你现在在哪里,安全吗?别怕,慢慢说。”

  电话里Wanda的呼吸声渐渐平静下来,却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Steve很担心,Wanda是个很好的后辈,她聪明,隐忍,善恶分明。他从科索维亚事件后就一直很欣赏这个小女孩。当她在内战时站在了他和Bucky的一方还因此入狱后(虽然队友们后来被他和Bucky一起救了出来),他和Bucky就总是以家长的心态替小姑娘操心——反正他和Bucky是不能有孩子了,血清可没办法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拥有这个功能。

  总而言之,Wanda不过几秒钟的沉默已经让这位抱着慈父之心的百岁老人的思维越跑越远越跑越偏,一路上看见的都是各种危险的画面,甚至有些后悔没有跟去保护这次Wanda的偷跑离队——那么多次也就这一次没有跟去而已,恰巧就是这一次出了事儿。

  直到小女巫虽然迟疑却已经平静下来的声音从手机的另一端传来——

  “Ummm…我很好,很安全,Cap您不用担心…魔法是在我现在的住处失控的,没有造成肉眼可见的物品损坏,但是人员伤亡…Ummmm…”Wanda的声音里有些纠结和迟疑:“我不知道…如果我们的人有一些可能会变成三英寸的小妖魔…算不算…伤?”

  

  三

  Steve提着两大袋的糖果满心复杂的往家里赶。

  他在担心Bucky.

  Wanda说魔法失控时她正在看一部超可爱的以万圣节小妖魔为题材的漫画,同样是偷溜出来和她约会的Vision在厨房里做早餐。当她被漫画中的各种小妖怪萌的心肝儿颤的时候,她的魔法突然失控爆发,等到红光慢慢散去,她检查房间时发现原本在厨房里的Vision消失了,她慌慌张张的找遍了房间最后还是在厨房的地板角落里找到变成三英寸的长着恶魔角拿着小叉子的小恶魔Vision.

  然后就是那一通电话。

  直到Steve嘱咐了Wanda注意观察魔法有没有侧漏波及普通人后挂掉电话为止,Vision依然处于因为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反科学的无理由的突发事件导致的宕机中没有反应过来。

  而这次事件的受害者不止Vision,挂掉Wanda的电话后没过多久Steve收到了瓦坎达Shuri公主传来的带照片的简讯——浮空着的一脸冷漠的带着尖顶帽穿着小红裙和长靴以优美的侧身姿势坐在小扫把上一只手还捧着个小水晶球的三英寸巫女Natasha,旁边站着豹笑的T'Challa和爆笑的Sam.

  Shuri简讯: Wanda的魔法真的太有趣了!Natasha的扫把居然真的能带着她飞起来!但是她却不能从扫把上下来!就像扫把才是她的本体一样!

  Natasha Ps:我被Wanda粘在这个该死的扫把上了!Damned!!

  I hate her.

  音频文件:

  T'Challa: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am:鹅鹅鹅鹅鹅哈哈哈哈哈哈鹅鹅鹅嗝儿!!哈哈哈…

  

  四

  Vision是小恶魔,Nat是小巫女,Steve不知道Bucky有没有受到魔法的影响,但是如果Bucky也被Wanda的魔法影响了,他会变成三英寸的什么?

  披着小小的白床单的绿眼睛的小幽灵?青色皮肤的可爱的小僵尸?长着鹿角的小精灵?还是会长出狼耳朵的会“嗷呜嗷呜”的小狼人?

  Steve觉得狼人最有可能,毕竟他的Bucky在瓦坎达可是有着“白狼”的称号。

  Oh~想想吧,如果他的Bucky真的变成了白狼人,小小的,三英寸的,有着白色的毛茸茸的狼耳和蓬松的白色尾巴…

  人间再见,世上在没有Steve Rogers.

  会被萌到原地去世的吧。

  脸上不自觉的挂起傻笑的Steve轻轻推开了家门。

  这次租的房子格局可以从玄关直接看到餐厅。餐厅没有人,餐桌上他出门前为Bucky准备的早餐还完完整整的摆在桌上,没有一分一毫的位移。Steve把两个大大的装着糖的袋子放在玄关的柜子上,轻手轻脚的换了鞋,仔细观察了一下房间没有外敌入侵和Bucky逃走的痕迹,又细细搜索了一下洗手间和餐厅确认没有见到三英寸的小Bucky。

  要么就是Bucky赖床了,要么就是Bucky还没来得及出卧室就被变成了三英寸小人,被困在了卧室里。

  Steve把本就很轻的动作放的更轻更柔了,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像一个蹑手蹑脚的小贼又像出任务时潜行的状态那样走到卧室门口,又用同样轻柔的动作把门打开…

  ‘噗叽!!!’

  有什么在开门的一瞬间扑到了Steve的脸上,是一个三英寸的小小人,他抱着Steve高挺的鼻子,张开的蝠翼遮住了Steve的眼睛。

  “Bucky?”

  “没错,是我,Steve。”小小的Bucky的声音闷闷的“是Bucky。”

  

  五

  Bucky并没有变成Steve所设想的几种小妖怪——小幽灵啦、 小僵尸啦、鹿精灵或者Steve最想看的小白狼人——他变成了一只有着巨大的蝠翼和尖尖的可怕獠牙的三英寸小吸血鬼!

  当然…“巨大的蝠翼”和“尖尖的可怕獠牙”都是以现在的Bucky三英寸的身高为对比来说的,在Steve的视角,那双蝠翼完全展开也就堪堪遮住他的双眼,那尖锐可怕的獠牙也不过是两个凸出的米粒大小的可爱的小虎牙。

  虽然不是想象中的小白狼人让Steve有点遗憾…

  但是Bucky还是好可爱!!!!

  Steve控制住发颤的双手,尽量平稳的将三英寸Bucky稳稳的捧在手心。

  他们从卧室到了餐厅,Steve把Bucky放到他准备好的早餐面前,Bucky从他的手里跳到桌子上,迈着小短腿哒哒哒的跑到属于他的早餐的盘子面前坐好。

  今天准备的早餐是煎蛋吐司和牛奶,Steve拿起刀叉把食物切成小块——至少要把现在能给Bucky当床垫的大小切成比三英寸Bucky的脸小的块儿——然后又去找了一个瓶盖给Bucky装牛奶。

  “我早上醒来的时候被埋在被子里,还迷了路,差点被闷死在里面。”Bucky捧着一小块儿吐司边吃边说:“好不容易爬出来,才发现这样的我居然没法开门!我还以为我要被饿死在里面了呢。”

  Steve认真的盯着吃饭的Bucky,强忍着想要摩挲那两颗小獠牙的指尖的痒意。

  “Wanda.”

  Bucky了然的“哦~”了一声,又捧起一块儿煎蛋认认真真的吃了起来。

  

  六

  今天天气很好,又是万圣节,街上实在热闹的不行。Steve建议Bucky像他们平时那样一起出去逛逛,他可以穿那件胸口有兜的上衣,Bucky可以待在兜里面。

  他们现在的住处是罗马尼亚的一个小镇上,毕竟他们也不能总是待在瓦坎达,偶尔他们还是会在世界上的某些小角落度假。Steve留了大胡子,几乎要遮住他的大半张脸;Bucky的胡子没有Steve那么浓密,但是他变白了,左手也一直没有接上新的。他们的变化太大了,就算有人能拿着他们曾经的照片放在他们的脸边儿做对比,也会觉得根本不像。当这两个百岁老人牵着手走在街上的时候,更没有人能想到“这就是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

  毕竟这么一对温和的中年同性恋情侣,怎么可能是美国精神的代表和冷酷无情的人九头蛇特工?

  所以两位在冰雪中度过百岁人生中七十年的老人,能够短暂的在世界的角落享受自由和温暖的阳光。

  

  七

  Bucky坐在Steve胸口的兜里,Steve又在外面穿了一件外套,拉链只拉了一半把Bucky的脑袋露在外面。他们穿过玄幻,Steve在换鞋,Bucky看到了Steve之前放在那里的两袋糖果,他笑起来,调侃的吹了一声口哨:

  “我的小Stevie想得可真周到~”

  “Bucky~~”

  Steve无奈,只能放软了语气用撒娇似的音调喊了他的爱人一声,就像他曾经还是豆芽菜时对无限宠着他的年轻的参军前夕的Bucky喊的那样。

  而现在已经百岁的Bucky恍惚了一瞬间,又轻轻的笑了出来——

  “Punk.”

  

  八

  他们出门的时候遇见了隔壁的Buchanan夫人。

  他们这次在罗马尼亚暂租的公寓的邻居Buchanan夫妇是一对恩爱夫妻。黑发绿眼的Jimmy Buchanan先生是个花店老板;Buchanan夫人Stevie Buchanan是个金发碧眼的大美人,是一位职业画家;还有他们的一双子女,活泼的棕发蓝眼的哥哥Stucky和羞涩的金发绿眼的妹妹Bucevie。

  幸福美满的一家。他们搬来的第二天就收到热情的Buchanan一家的邀请,两家人一起吃了一顿晚饭。

  Bucky挺喜欢和Buchanan夫人聊天——“你不觉得她和你简直就像不同新盖的被子同一个人吗Steve?”

  “我倒是觉得Buchanan先生和你以前一模一样。”

  “…你是个吃醋的幼稚鬼,Stevie.”

  “你在叫我还是Buchanan夫人?”

  “我也姓Buchanan,你也是一个Buchanan夫人。”

  两个幼稚鬼这么说。

  胸口装着Bucky的Steve和手里提着垃圾的Buchanan夫人刚好同时开了门。Buchanan夫人抬头看到Rogers先生时笑了起来:“早上好啊,Rogers先生。”

  “早上好,Buchanan夫人。”

  他们一起下楼梯时愉快的聊了几分钟,Buchanan夫人笑着抱怨她的丈夫像个小孩子一样带着孩子们做南瓜灯结果怎么都做不好弄得家里一团糟,她手里的垃圾都是做废的南瓜家里还有一大堆备用的:

  “一个大孩子和两个小孩子。”

  Steve夸奖了她的两个孩子聪明又可爱Bucky很喜欢他们:

  “请让两位小天使今天晚上第一个来我们家,因为Bucky肯定会把他们的时候篮子都装满,他们需要回家清空一次篮子再继续孩子们的trick or treat。”

  Buchanan夫人注意到了Steve兜里的小Bucky,Steve解释说是提前定做的万圣节主题的情侣手办。

  “真是可爱又逼真,就像Barnes先生变小了一样。”

  Buchanan夫人说

  她还夸奖了Rogers编出来的店家为手办做的衣服真好看——是的,变成小吸血鬼的Bucky穿着黑红相间的中世纪礼服,领口精致的领花上点缀着一颗小小的成色漂亮的蓝宝石,袖口的蕾丝滚边和礼服的刺绣等细节实在太精致。如果真是手办店家出品那实在是很良心很精致了。

  Steve笑眯眯的和Buchanan夫人聊着天,三英寸Bucky却僵硬着一动不敢动,乖乖的待在Steve的兜兜里当手办。

  等到他们到了楼下,Buchanan夫人丢了垃圾,对Steve笑着点了点头,重新上楼陪她的丈夫和孩子们,Bucky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Steve的兜里放松肌肉。

  还用小juojuo不疼不痒的踹了Steve的胸口肌肉几下:

  “你应该说我是一个智能机器人Steve!那样我就可以动一动了!说不定还能说话,不会被怀疑!”

  “I'm sorry.”Steve笑笑,低声说:“下次我会这样说的。”

  

  九

  今天的太阳真的很好。

  两名百岁老人从公寓慢慢踱到小镇里的一个广场上,其中一个坐在另一个的胸兜里,被那慢悠悠的脚步颠的昏昏欲睡。阳光落在他们身上,全身都暖呼呼的。

  Steve找了广场中心喷泉边的一个长椅坐下,Bucky抓着他的衣服从他的兜里爬到他的颈窝里坐下,他们小小声的说着话,Bucky的小手扶着Steve的后颈,垂下的脚一摇一摆的,脚后跟一下一下轻轻砸在Steve结实的胸肌上。

  他们看着广场上的几只鸽子,看着喷泉喷出的在阳光下折射出五颜六色的水雾,看着裹挟着细小微尘的阳光…

  偶尔会有活泼的小孩子对这个大胡子怪人肩膀上精致的小东西感兴趣,有时是抱着南瓜的小男子汉,有时是穿着精致的小裙子的小姑娘。

  他们都不怕他,站在他们的面前仰起小脸蛋乖巧的询问三英寸Bucky是什么呀?能不能动呀?能不能说话呀?为什么会少一只手臂呀?能不能和他们一起玩呀?

  “他是个机器人,可以动可以说话,少了一只手是因为他的原型是我少了一只手的爱人。”Steve每次都耐心的回复这些好奇心爆棚的小朋友们的问题,而Bucky就坐在他的颈窝对着小朋友们温和的笑,有时出声给小朋友打个招呼惹得他们一阵惊呼,偶尔还会‘吧唧’一口亲在Steve的大胡子脸上。

  而拥有这么一个可爱漂亮的‘小机器人’的Steve,一天下来接收了不少小朋友羡慕的目光。

  特别是每次Bucky亲在他的脸上时,总有小朋友也想要一个亲亲。

  Bucky有时也会愿意给羡慕的小朋友一个亲亲,但是Bucky有点偏心,他的‘有时’总是对小姑娘们‘有时’。

  “重女轻男。”等到又一个索要到了亲亲的小女孩开心的跑掉后,Steve低头轻声说。

  “你在吃醋?”Bucky用脚后跟撞了Steve一下“幼稚鬼。”

  

  十

  他们一直在长椅上坐到黄昏,太阳的光芒变得暗淡而昏黄,远处的的云朵和天空变成了橙光为主的暖色调,街上的灯一盏盏亮起来——是万圣节的南瓜灯和鬼怪灯——街上cos成鬼怪的成年人开始成群结队(当然今天只是给人们做准备的万圣夜,明天的万圣节才是化妆游行的主场),提着南瓜灯的小孩子们开始每一扇门扫荡糖果。

  该回去了。

  两个百岁青年又晃晃悠悠慢腾腾的踱回了家。

  

  十一

  晚上一直有孩子来敲门,Steve早上买的两大袋糖果派上了用处,但是在来过了几个小孩子后发糖的就由Steve换成了小小的Bucky。

  没办法,Steve的手太大,他们又都是康莱德的人,每次有小孩子来Steve都会很随意的抓一把糖就塞进小篮子,结果就来了不过几个小孩儿而已,一大袋糖就没了一半。

  (串戏划掉)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不然我们把这个Steve…(串戏划掉)

  这样下去糖是不够分给镇子上那么多小孩子的,所以Steve干脆让Bucky来给小孩子们抓糖了。

  有的小孩子白天见过“机器人”Bucky,就不会在他们的家门口待太久;而有些小孩子第一次见到‘可爱的会动会发糖会说话的小机器人’,就会惊奇的看着三英寸的Bucky,磨磨蹭蹭的在他们家门口想要多赖一会儿看看‘小机器人’。

  Bucky就只是笑,Steve只能无奈而温柔的把孩子们劝走。

  Buchanan兄妹两也来了。打扮成小小黑天使的Bucevie太害羞,就连“trick or treat”也说的小小声;而打扮的像是个小恶魔的她的哥哥stucky外向活泼的多,一声理直气壮的“trick or treat”简直把妹妹的声音全都盖住了。

  Bucky用脚踢踢Steve,Steve理解了他的意思,笑眯眯的用手给兄妹两一人捧了一大把糖果,直接把两个小朋友的糖果篮装的满满的还冒了点尖尖。

  Buchanan两兄妹已经从妈妈那里听说了隔壁的叔叔们有了一个和Barnes叔叔一样的小机器人,两人围着三英寸的Bucky好奇的看了好半天,而三英寸Bucky也大方的给了兄妹两一人一个亲亲。

  “请问Rogers叔叔…为什么Barnes叔叔不在呢?”害羞的Bucevie鼓气勇气拉了拉Steve Rogers的衣角。她特别喜欢Bucky,Bucky也十分喜欢这个小姑娘。

  Steve扶稳坐在他肩上的Bucky,蹲下来让两个人都与小姑娘平视着:“Barnes叔叔今天身体不舒服,在休息呢。”

  “啊…我很抱歉听到这样的消息…希望Barnes叔叔早点好起来…”

  “谢谢,我会转告Bucky,他的小淑女期望他早点好起来。”Steve站起来,一手一只地薅了一把两个孩子的头发“现在,小淑女小绅士们该回家把糖放好,然后继续你们的trick or treat.”

  两个孩子乖巧的道了谢,转身出去了。Steve低头看了看自己肩上的Bucky:“你的小淑女看起来真喜欢你。”

  Bucky想说什么,但是接下来又是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万圣夜没完没了的小孩子…

  ╮(︶﹏︶)╭

  

  十二

  天色很晚了,小镇上喧闹的笑声,此起彼伏的敲门的声音和孩童们稚嫩的笑闹声渐渐平息下来,Steve和Bucky在门口守了三十分钟都没再有孩子来敲他们的门了。

  该睡觉了。

  Steve和Bucky一起进了浴室,Steve在洗脸池放满了热水,把穿着精致小礼服的Bucky扒了个精光,然后看着Bucky从他的手上像跳水一样跳进水池里,溅起的水花砸了Steve一脸。

  Bucky在水池里游了游,然后扒住了洗脸池的边缘,看着在淋浴器下洗澡的Steve,懒洋洋的吹了一个口哨。

  “Steve~~ come here~~”

  Bucky声音又懒又软,Steve无法拒绝的走了过去,然后就被飞起来的湿淋淋的光溜溜的Bucky一把抱住了鼻梁。

  Bucky直起身绿色的眼睛直直的与Steve的蓝眼睛对视。

  “我可爱的小Stevie~~怎么办啊~ 我被变成吸血鬼了~你这么辣!可让我控制不住的想咬你一口。”

  “如果你的小獠牙能咬破我的皮肤。”Steve笑眯眯:“荣幸至极”

  

  十三

  然后呢?

  哇你居然问作者然后呢?

  然后啊…当然是光溜溜的Bucky咬了光溜溜的Steve~~

  然后光溜溜的Steve亲了光溜溜的Bucky~~

  再然后呀,光溜溜的三英寸Bucky突然就变回了正常体型的光溜溜的Bucky,正巧落在光溜溜的Steve的怀里~

  再然后,光溜溜的Steve和光溜溜的Bucky用“会发出叽叽咕咕嗯嗯啊啊的奇怪声音”的运动方式度过了这个可爱的万圣夜。

  

  简而言之

  他们干了个爽。

END

  番外一:几天后,Steve给回了瓦坎达的Wanda传了一条简讯,简讯里还有一张图片附件:

  Wanda:

  我和Bucky很高兴你能在Nat生气前及时回到瓦坎达,Bucky恢复了,我希望你经过这次事件后你能发现能掌握好你的能力对人体无害的新作用,当然如果你能掌握纯熟了,我希望你能帮我把Bucky暂时变成图片里这样。

  附件:Cap手绘白狼耳白狼尾成人态Bucky. JPG

                                             Steve Rogers

  Wanda不懂,Wanda没有掌握好,成年人在想什么Wanda不想知道。

  Wanda还是未成年QUQ.

  

  番外二:

  没人知道Tony变成的小妖怪是两英寸的。

  嘻嘻嘻。

  万圣节花栗鼠Tony:“怎么肥四?!发生了什么?!”

Bucky是一片片自由的尘埃(盾冬,一发完)

复健小短文
开学真是太可怕了,暑假工作真是太可怕了。
两个月不写文差点废掉
接复联三众人化灰。
脑洞来源于歌曲“后来的我们”中歌词“泪水中能看到你真的自由了”,突然想到如果变成灰的众人的意识其实还能附着在他们身体变成的一片片灰烬上会怎样,或许会随着风和水,以另一种方式更加自由的活着…于是有了这篇文

正文如下:

这世界上还没有人有幸体验过身体突然崩解风化成片片尘埃的感觉吧。


Bucky想。


那应该更没有人体验过作为有意识的尘埃的感觉了。


Bucky想。




多有趣啊,他想;他的意识像是被分裂成千万根细细的触手黏在属于他自己的千万片灰烬上,却又奇妙的在虚空中会和,诚实的传递着来自身体每一片所接收到的感觉。


他从身体的一部分感到泥土的湿润,那是他倒下的地方的泥土,细腻湿润而包容;他从身体的一部分感到金属上正在缓缓退去的温度,那应该是他的枪,他身体一部分的灰烬落在他的枪上,他感受到的正在退去的温度来自前一刻握着枪的自己;细细的风吹起他身体的一部分,将他带到柔嫩的青草和树叶上,带到粗糙宽厚的树干上,带到柔韧细长的树枝上,带到风能去到的一切地方。


他还能看到向他走来的Steve,脸上带着震惊和慌乱,以及见到世界崩塌宇宙破碎般的不可置信和浓烈悲伤。他能看到Steve呆呆的望着他,看着他,他报以安抚和平静的目光与他的Steve对视,像是想要表达什么安慰一样————“嘿Steve,我还在这里,我还看着你呢。”


可惜这只能是他单方面的对视,他可怜的Steve除了他身体留下的灰烬以外什么都看不见。


Bucky看见Steve单膝跪下,在他膝下的灰烬感受到布料粗糙的感觉和人体的震颤;他看见他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抚上他留下的灰烬,那些表面的,与Steve的手接触的灰烬感受到的却不是他曾经握过的温暖稳定的手,而是一只发凉的,肌肉微微痉挛的手。






嘿Steve......你踩到Wanda了...你还坐在她身上了Steve!!!


Bucky能感到吹过的微风里带着Wanda灰烬的尖叫和抱怨,微风还带来了罗德的呼唤和Sam灰烬无法回应的无奈叹息。


以及黑豹灰烬殿下充满疑问的“喵喵喵???”



风和水会带着灰烬们四处流浪,每一个人的灰烬皆是如此。


战后剩下的复仇者们简单的清洁了一下自己,Bucky黏在Steve身上的那一部分被风和水从他的Steve身上带离————Bucky觉得有点儿可惜和舍不得,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他也不乐意他的Steve一身尘土脏兮兮的。————他的一部分跟着水流进了瓦坎达的河流中并终将跟着地球的水循环流遍各处,更多的部分被风儿吹着飞向每一个方向,以后也会在全球的空气流通循环中走过地球的每一个角落。


包括布鲁克林,和他们曾经约好但再也无法一起去的大峡谷。


他能随着风,随着水走遍这个对他残酷而冰冷坚硬恶意的世界,用另一种方式感受到它的柔软、温暖和善意。


他能亲吻柔软的花瓣,抚过鸟儿柔软顺滑蓬松的羽毛,感受到阳光照耀的温度,随着海浪起伏玩耍,贴在每一个笑着的孩子的脸上。



最让Bucky开心的是,他能温柔的随着风留在他的Steve的身边,再不会有人想要抓捕或是赶走一阵风,和风里自由的尘埃。


END
其实如果这样…红女巫其实应该是最痛苦的
以为能和幻视共死,结果发现变成灰了也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活着…天哪


七夕节什么的去死吧(盾冬贾尼幻红猎莱,带一两句EC琴暴绿寡锤基狼队奇异玫瑰蓝色生死恋)

又名“都不是中国人你们过什么七夕???”

    “我单身山姆看你们就是想趁机秀恩爱!”

“实名呸呸呸!!!”

“战争机器也没cp为什么你们不欺负他好歹我山某人也有个白月光!”

“为什么隔壁的x战警全都能双双对对一个单身都没有??”

欺负阿毛真开心呢嘻嘻嘻。

正文GO!

——————————————————————————————————————————————————————

  今天的阿毛依旧是一个快乐的阿毛呢。

  灭霸死了,他们复活了,身上的逃犯罪名没了,他山姆还是那个自由自在翱翔天空的快乐山姆。有事的时候出去做做任务,没事的时候回基地享享清福,Tony办派对的时候他还可以撩个妹————虽然没一次能成功恋爱但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快乐而自由的猎鹰。

  今天的清晨依旧是一个普通快乐的清晨呢。

  不知道是一次人口减半震撼了反派和反派预备役们的心灵,让他们感受到了生命的重要和脆弱,还是他们之中的某些经历了一次难忘的死亡过程,抑或是二者皆有造成了哲学打击......总而言之,最近的恐怖事件少的要命,复仇者们也清闲的要命————包括猎鹰。

  山姆对此当然是乐见其成,毕竟没有人希望哪里又出现了恐怖袭击哪里又需要人上战场......谁都喜欢清静温馨的日子不是吗?

  “Jarvis,Vision,早啊。”今天的山姆依旧顽强的在Steve和Bucky的双重夹击下顽强的跑完了晨跑,当他回来时就看到正围在一辆快递车边签名的AI两父子。

  好奇山姆凑过去看了看:“WOW~发货地点居然是中国?花瓣?糖豆?你们从中国买这些做什么?”

  “Mr Wilson”父子二人礼貌的对他点点头“Vision买的是凤仙花的花瓣,我买的是中国一家老店做的巧食。”

  “今天是中国的七夕节,有女孩子用花汁染指甲的习俗,Wanda想试试。”

  “Sir想尝尝七夕的巧食。我认为这样的节日能让Sir开心就好,不用限制Sir糖分的摄入量了。”

  AI父子二人一齐露出了宠溺的微笑,两个AI开始散发双倍的恋爱的酸臭。

  大意了!!!!

  单身山姆立即意识到不妙!他带上了他的小墨镜并且开始转移话题!

  “emmmm这样的节日是怎样的节日...七夕节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们要过中国的传统节日?”

  “情人节。”队长恶魔般的声音出现在山姆的身后:“Jim*和我讲过,中国的七夕节和我们的情人节一样,他还在和姑娘们调情的时候用过这个话题。”

  单身山姆心里一突,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Jim不是日裔吗?”

  果然出现了!和队长形影不离的Barnes!

  “是吗?我一直认为他是中国人,或许是我记错了,亚洲人长得都很像。”

  ???Cap你醒醒??你们两个是谁记忆出现过问题啊是谁才可能是记错的那一个啊???

  “hhh其实在他们眼里我们应该也长得都挺像...”

  走过去了。

  旁若无人的走过去了。

  队长和冬日战士旁若无人的从单身山姆身边走过去了。

  浑身散发着恋爱的光芒和酸臭的队长和冬日战士旁若无人的从被打击的浑身失去了色彩但是散发着单身清香的山姆身边走过去了。

  两个AI也走过去了————在对褪色并散发着清香的单身山姆致以同情?/嘲讽?的微笑点头之后。

  。。。。。。

  七夕节什么的去死吧。

  山姆从来没有如此希望有什么任务分配给他

  但是这世界的秩序居然该死的良好!

  人间不值得,复联不值得。

  一整个白天都孤零零的泡在训练室的山姆躲过了很多。

  包括十指指尖都包着捣碎的凤仙花花汁导致双手不便被Vision黏黏糊糊的照顾了一整天的Wanda。

  包括所有cp比平时强十倍的恋爱光波。

  也包括所有人趁他不在进行的光明正大的密谋。

  直到晚上七点,休息室被Jarvis强制关闭,可怜的打算在训练室待到这一天过去然后避开所有人回房睡觉的山姆被强制丢出了训练室。

  “Mr Wilson,Sir要我转告你,今晚九点复仇者基地将会举办一场party庆祝七夕,X战警、奇异法师和CIA部分成员都会受邀;并且会有一份送给您的惊喜,希望您能整理好自己并准时到场。”

  

  我只是一只小猎鹰。

  生活终于要对我这个无辜的小猎鹰下手了吗?

  完全想象不到七夕能给我这个单身的小猎鹰什么惊喜呢。

  party很热闹呢。

  大家玩的很开心呢。

  Barnes和Logen兴致勃勃的比试着谁的爪子厉害,两边的两个队长无奈的坐在一边聊天;Thor一边和暴风女比两边打雷的不同一边贱贱的说可惜喵喵锤碎掉了不然还能让万磁王试试能不能吸起来结果忘记自己还穿着盔甲被Eirk吸起来,Loik就在一边看着毫无波动反而和Charles一起喝茶聊天聊得开心;他们的身边是Wanda和Jean坐在一起讨论她们是否是失散已久的EC亲生的姐妹;奇异博士和一名CIA探员被他的斗篷紧紧捆在一起虽然博士本人看起来无奈但我们都知道他的心里肯定美滋滋。。。。。。

  Tony已经沉迷打碟不可自拔,Jarvis站在他的身边用深情而专注的眼神凝视着他。。。。。。

  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的单身山姆。

  我常常因为是一个单身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还说有惊喜,你们聊得那么开心谁个我送惊喜。

  就连角落里都有佛系科学家Banner都和泽维尔学院的科学家Hank聊得开心。

  旁边还有Nat笑容烂漫满眼崇拜和专注的盯着Hank。

  。。

  。。。

  ?????????

  Wait!!!谁?笑容天真烂漫?满眼专注崇拜?看着谁?

  山姆还沉浸在Banner随时会变绿(各种意义上)的恐慌中,突然被人从身后拍了拍肩膀,Natasha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

  “Sam?!”

  惊恐山姆回头看见了真正的Nat,她的身后跟着一个金发的白皮肤的他十分眼熟的小伙子。

  “你的惊喜。”小伙子被Nat一把推到他的怀里,Sam想要伸手抱住他又想要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拦住突然汹涌的眼泪,一时间居然手忙脚乱起来。

  “Riley?”

  “Ok...Sam,it‘s me.”

  “我就说这一定是一个很好的惊喜嘛╰(*°▽°*)╯”

  “快谢谢Ross探员愿意把小Riley拎出来!(*^▽^*)”

  “我其实不愿意= =”

  “嘻嘻嘻罗德你觉得怎么样山姆终于可以告别单身了呢✿✿ヽ(°▽°)ノ✿。。。噫你们有谁看见罗德去哪里了吗?”

  单身罗德不快乐。

  告辞!

END

*Jim Morita:咆哮突击队中唯一一名亚裔成员,不知道哪个国籍但是百度回答有人说设定是日裔,但是看起来又恨像中国人emmm。。。。是个谜一样的男子呢(#^.^#)

今天不欺负猎鹰啦,欺负一下单身罗德(战争机器)

Riley是猎鹰曾经的战友,山姆心里的白月光,队二出现过,给山姆造成挺大影响的,是个白白嫩嫩的金发小可爱呢嘻嘻嘻

  毕竟阿毛这么可爱总是欺负他我良心也很过不去嘛…

是的!我从战猎爬墙了!猎莱真好吃qvq!

当冬日战士和美国桃子在漫展上长出了兽耳【桃包一发完】

   送给塞甜甜的生日礼物!
   不太会写演员真人rps的文…所以有AU
   基本是野望,和现实没什么关系嘤嘤嘤
正文如下go!↓
——————————————————

   漫展真的是个好地方啊。

   Chris想。

   怪不得seb这么喜欢到各个漫展玩。

   Cos成美国队长的Chris此时正被cos冬日战士的Sebastian牵着手在漫展的人群中穿梭着,感谢美国队长的头盔和冬日战士的面罩护目镜,感谢化妆技术的神奇。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被任何人认出来。

   当然了,这个漫展可不止一个美国队长也不止一个冬日战士,更不止一个浩克和黑寡妇,甚至还有一个格鲁特和好几代蜘蛛侠。

他们在其中简直就像两滴水融入大海那般不起眼。

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牵手拥抱搂肩摸腰甚至亲亲。

没有人会怀疑他们,也没有人会提出异议,毕竟漫展上其他的cp————包括Stucky————他们甚至还会做出更亲近的动作比如公主抱和接吻。

Chris也想亲亲seb,可是一旦seb取下了他的面罩,那么他们绝对会被认出来,他们今天一整天这样悠闲的时光就会立刻飞走。

现在多好啊!他们可以在漫展和普通的coser无二的牵手闲逛,欣赏别的漫威相关的cos,在各个小摊子前闲逛,买点对方有关的各种周边,还可以欣赏一下他们的同人————无论是Stucky还是evenstan————的同人作品,一些图片、文章册和周边。

不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十 八 禁 的作品能正大光明的摆在摊子上?

Seb唯一露出来的耳朵尖尖都红透了!

不过耳朵尖尖红透的seb也好可爱啊。

想亲亲。

漫展上的Stucky同人有许多都让冬日战士和美国队长长出了耳朵和尾巴。

这些作品有的是可爱的Q版同人,有的则是污 污的十 八 禁 同人。

“我想我们可以体验一下同人作品中较少的日常兽耳了。”Sebastian说。

因为他们两个的头上不知道怎么也长出了两对不同的兽耳。

冬日包子的兽耳是网上粉丝说与他很像的不爽猫那样的浅棕色杂白色的柔软猫耳,而Chris头上的兽耳是一双金色的金毛一样的狗狗耳。

他们头上不是有假发就是有头盔,也不知道两个耳朵怎么长的就出现在了头盔和假发之外却又连接着他们的神经。

两个三十多岁的大人却像两个小孩子一样幼稚又新奇的抓住对方的耳朵又挼又捏。

围观群众觉得这个画面非常可爱并且纷纷猜测这两位幼稚的coser说不定是未成年人。

小小年纪化妆技术有成,居然有六七分像演员。

感谢化妆师让二位幼稚鬼演员能只有六七分像自己。

虽然长出了这么奇特而又反科学的兽耳不在他们的计划中,但是毕竟这种奇特的事发生在了他们的身上并不能去医院也不是去医院就一定能解决的,所以两个大朋友依然手牵手的游荡在漫展现场的各个角落,偶尔被路人和摄影师询问拍个照之类的,有时还会在可爱的Stucky粉害羞的要求下做出一些污污的姿势;其他时候就像普通的小情侣那样牵牵手手走遍漫展的整片场地,悄咪咪的听一些粉丝对他们和角色的看法意见然后一起开心,又在不知不觉中都买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周边————比如冬日包子手里的盾坨坨和美国桃子手里的冬坨坨,还有袋子里的十八叉同人本儿~

对于长出了耳朵的事,两名大朋友意外的淡定呢。

于是这样的一天很快的就这样平静又快活的过去了,他们来的时候只带了自己,但是回去的时候除了各种周边之外还带了两双兽耳。

直到他们坐进了他们的车里,关上了车窗后二人才开始讨论耳朵的事情应该怎么办。

“或许睡一觉起来,到了明天就会好。”

“如果明天还没有好,那也是明天的我们需要考虑的事。”

“说实话,这样你看起来可爱许多。”

“。。。你也是,从世界上最甜的小孩变成了世界上最甜的。。。小猫?”

“咳咳,所以今天的我们需要考虑的事应该是怎么睡一觉?”

“而且在睡一觉的时候好好利用我们的新耳朵~”

于是他们就充分利用兽耳疯狂的@¥%……&了

第二天他们起床的时候兽耳果然已经自动消失了。

“有点可惜,seb。”Chris坐在床上,摆出美国队长那样的冷静而正直的脸说到:“我还是很喜欢我们昨晚【哗。。。。。。】的时候你被我抚摸舔舐你的小猫耳时的反应的。”

被疯狂的【哗。。。。。。】了的包子表示一点都不可惜!

呸呸!

END

今天是塞甜甜包砸的生日!!
逼自己写出了不擅长的桃包rps文qvq有点傻但是尽力了qvq
塞包子生日快乐呀!
都不知道tag该打盾冬还是桃包emmmm还是加个盾冬吧唉

MEMORY①

  “要找到洛基的灵魂?”

  “如果有和他有关的东西,皮肤也好,血液也好毛发也好…甚至他喜欢用的小刀或者他的一片衣角,只要沾染上哪怕一点点他的气息,灵魂宝石都会帮你找到他。”

  说着话的绿皮肤的女战士卡魔拉现在是灵魂宝石的掌控者了,她的养父灭霸用她的灵魂换来了灵魂宝石的现世。当灭霸被打败,被困顿在灵魂宝石中的宇宙一半人口被释放以后,这位姑娘与灵魂宝石无法斩断的联系也让她成为灵魂宝石唯一的掌控者。

  现实宝石将人们的身体从灰烬中重塑,灵魂宝石对他们的禁锢被解除,心灵宝石抚慰人们受伤的心灵。

  或许人类总是这样,在真正见识到恐怖的后果以后,才会对挽回了世界的英雄们充满感激。舆论将逃犯和被软禁的他们重新摆回了正义的一方,甚至还要更高。

  似乎一切都是大团圆的结局。

  除了索尔。

  复活的人中没有洛基。

  他的死亡方式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死在灭霸的响指之前,被灭霸硬生生抓住脖子掐死。他的灵魂没有被收留在灵魂宝石中,却也没有去成阿斯加德的英灵殿。

  他的灵魂不知去向。

  他的灵魂无处可去。

  复仇者们还是不太喜欢他,守护着时间宝石的奇异博士更是不想让洛基来地球;银河护卫队的成员也不太了解洛基此人。

  但是洛基不复活,索尔的精神状态实在令人担忧。

  “我很好。阿斯加德的人民还需要我,我不会有事。”

  骗傻子呢?小格鲁特都看出来索尔精神恍惚。

  所以,虽然邪神实在不讨人喜欢,但是他们还是会尽最大的努力复活洛基。

  最后能找到的唯一的方法就是先让卡魔拉利用灵魂宝石找到洛基的灵魂,只要灵魂尚在,接下来怎样都有了方向。

  “据我所知,冰霜巨人死后,尸体会变成灰烬。”

  “他的尸体变成的灰还在你们的飞船上吧?可惜你们的飞船被灭霸炸了。”

  “嘭!”

  奇异博士和钢铁侠默契的拍手再摊开。

  “什么都没有了。”

  众人:“……两个刀子精可闭嘴吧索尔快爆炸了!!!!!”


Tbc

点梗通过抓阄的方式确定了是这个小可爱的梗哦
正在码字…

漫威群像沙雕日常2

今日份的沙雕脑洞。
————————正文————————
1

  下雨了,可是没有一个人带伞。

  吧唧看向了史蒂乎。

  可是瓦坎达给史蒂乎的瓜子盾盾太小了,就算两只拼在一起也挡不了一个人的雨。

  史蒂乎有点沮丧。

  然而吧唧在温柔的用亲亲安抚了史蒂乎后,将邪恶的目光看向了猎鹰——背后收起来的翅膀。

  Sam觉得不行。

  但仍然逃不过被吧唧撕掉一只翅膀举起来淋雨的宿命。

  “撕你的翅膀挡雨,还是你飞起来给我们挡雨,自己选一个吧。”

  Sam选择了前者,并且无奈的举起了自己还剩的一只翅膀给自己挡雨。

  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亲亲密密靠在一起在一个翅膀下躲雨的冰棍夫夫二人组,一个人孤独举翅膀的Sam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翅膀大的让人心凉。

  

2

  盾冬夫夫用猎鹰翅膀挡雨的事迹传到了泽维尔学院。

  整整一个月,每逢下雨天,学院的老师和同学都会把邪恶的目光投向长着一双巨大翅膀的天使沃伦。

  “Fuck off!”

  ‘我打架我酗酒我爆粗口我当过反派但我家Kurt知道我是好天使’的沃伦终于有一天憋不住开始骂人了:

  “What the fuck were you thinking? !猎鹰的翅膀可以随便撕是因为他的翅膀是战衣!是穿身上的衣服!是撕了也没感觉还能换新的的装备!老子的是身上长出来的!撕了不仅会疼也他妈的不会再长出来!!!”

  愤怒的发泄了一通的沃伦在师生们善意的笑声中回了房间,却问到了熟悉的硫磺的味道——蓝色的夜行者出现在他的身后轻轻的抚摸着金属翅膀的翅根。

  “对不起。”光听声音都能听出蓝色的小恶魔愧疚沮丧的快要哭了。

  “我在竞技场弄坏了你的翅膀,还因为这个害得你被天启改造…”

  沃伦转过身,抱住低着头的小蓝魔,冰冷的翅膀温柔的环住了他们。

  “没关系,这不算什么,你让我逃出了竞技场,并且我有了更强的新翅膀。这么久过去了我已经忘记那时候到底疼不疼了。”

  小蓝魔把头埋进天使的颈窝里,闷闷的点了点头。

  

3

  都是有翅膀的人。

  一个是能随意被撕翅膀的单身狗,一个是有甜心小男友的真天使。

  都是带红色墨镜的人。

  一个是靠墨镜挡住情侣散发的光芒防止自己瞎的单身狗,一个是墨镜挡住自己眼中的光芒还有一个贼耐造的男朋友并且和男朋友一起散发光芒。

  Sam只陪吧唧去过一次泽维尔学院——那一次吧唧和X教授喝茶,而有任务的史蒂乎强烈要求Sam跟着吧唧照顾好吧唧。

  Sam觉得需要被照顾的是他自己。

  都是有翅膀的人,他和沃伦的差距为什么那么大?

  都是带红色墨镜的人,他和镭射眼的差距为什么那么大?

  为什么他总是那个受伤害的单身鹰?

  Sam开始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一个比灭霸还坏的大坏蛋。

  所以这辈子报应就是注孤生。

  还要无时无刻不被情侣包围闪瞎。

  

4

  “发型不错。”查尔斯说。

  “谢谢。”吧唧说。

  “反派,嗨爪他们,给我烫的。”吧唧说。

  “他们什么都歪也就审美不歪了。”吧唧说。

  都是反派为什么天启的审美和嗨爪差那么多…

  查尔斯想着自己消失的秀发和当初还是天启四骑士的四人组的造型,深深地叹了口气。

  

5

  万磁王能控制金属。

  牌皇至今不敢穿金戴银。

  旺达至今不敢让幻视面见岳父。

  妮娜一直不敢让亲爹知道自己在和小狼劳拉早恋。

  但是大家都敢让后爹查尔斯知道。

  并且组成了“反亲爹爱查爹”小联盟。

  亲爹?

  pei!

6
  其实皮特罗一直觉得琴,旺达和北极星是艾瑞克和查尔斯生的崽。
  还是三胞胎。
  三姐妹都能控制物体随了艾瑞克,都能脑人随了查尔斯。
  脑洞太大已经补不起来了,但他不敢说。
  他怕被控住然后受到一人或多人的资本主义毒打。
  溜了溜了。
——————tbc——————
       挡雨…是因为作者今天出门没带伞,被淋成傻子就突然开的脑洞。
       设定虽然是大团圆所有人都没死,但是妮娜的生母还是被我扔到一边算不存在人口了_(:з)∠)_…
       今天还在愉快的欺负阿毛呢hhh

200粉占tag点梗回馈

两百粉啦!!!!!
敲开心!!!!
还是和一百粉点梗一样!
你们点我来写!
可点cp:盾冬,贾尼,锤基,EC,狼队,天使夜,猎莱(莱利是猎鹰曾经牺牲的的战友,美队2中有提及,白白嫩嫩金发小可爱哦),绿基巴叉闺蜜。
可点类型:除了pwp…都行。想看什么类型什么梗什么脑洞甜虐沙雕正剧都可以哦么么么
会在评论区统计被点最多的cp,然后我会用抓阄的方式随机抽取一个这个cp中小可爱想看的类型。
随心所欲提要求吧!不虚!叉腰!
哦当然如果没有小可爱评论点梗或者人很少的话…那就只能随缘了吧…

漫威沙雕小日常①

这个应该是一个漫威大团圆的沙雕日常吧…
时间线在(还没有出)的复联四后,大家和和美美世界和平,复仇者及家属都住在基地里。
记录一些作者脑洞里的日常
————————go——————
1

  女孩子的化妆品好多好多啊…

  可能是因为复联众人只有娜塔莎和旺达两个女孩子的缘故,她们总有各种男人们听不懂的话题可以聊。

  比如各色口红,比如各种水乳,比如各种面膜。

  复联其它成员也只有贾维斯偶尔能和她们聊一聊这些了。

  毕竟实体AI可以通过数据分析化妆品的不同以及各种护肤品的差别。

  幻视也想像他的贾维斯爸爸那样能参与进旺达感兴趣的话题。

  但是他一分析这些问题就觉得数据卡顿。

  资料太多太杂了…其中还包括旺达的心情等不确定因素…他分析不了。

  幻视觉得是自己的程序不够好,但是贾维斯爸爸说这纯粹是因为他还太小了,像贾维斯爸爸自己照顾了托尼爸爸好多年,现在已经能熟练的分清不同情况下托尼的不同喜好和需求。

  爸爸辈的狗粮真好吃。

  向爸爸学习。

  幻视今天也在努力的爱旺达呢。

  

2

  娜塔莎突然想让班纳和托尼帮忙改进一下她的电击片儿。

  这个念头第一次出现是在洞察计划时,她被拎着抢巴基追着打的那一次。

  她的电击片儿扔在巴基的手臂上,这家伙居然不抽搐不倒地五秒不到就把粘在他手臂上持续放电的电击片给扯下来了,她最大档的小宝贝儿甚至没有给巴基之后的行动带来任何后遗症!

  要不是后来她在干扰皮尔斯的炸弹时给自己用了一片,她还以为是她的电击器坏了——

  她被自己的小宝贝儿直接电倒地,晕了十几秒才被弗瑞叫醒。

  真TMD疼。

  “的确很疼。”科学二人组此刻正在和瓦坎达进行视频聊天交流科技,对面路过苏瑞公主背后的黑豹也默默的来了一句:“我觉得你这个东西完全不用加强了,再加强它的最大电流就可以直接把人电糊了。”

  “我只是想不通巴基为什么不受它的影响。”娜塔莎抛接着一片电击器“我开的可是最大档,造成的干扰不到五秒钟诶!还包括了他反应的时间,他甚至连抽搐都没有一下的!”

  滋啦…

  被娜塔莎抛接的电击器在半空被一个人捏住并直接打开了开关,蓝色的电弧顺着那条黑色的金属手臂向上蔓延。

  “我的身体对电流的耐受力比起你们大多数人好的多。”不知何时走进来的巴基用左手玩弄着还在放电的电击片“痛觉阀门也比你们高得多。”

  “对我来说这个小玩意儿和那个椅子的差距简直就像一个小孩子的BB枪与一把98K的差距”

  “嘿!Buck!!”

  “OKOK!!我不说了!史蒂夫你没有必要这么紧张…”

  巴基跟着史蒂夫去了休息室,实验室里留下一片寂静。

  他们见识过娜塔莎的电击片的威力,也看过后来在九头蛇基地找到的冬日战士打造视频。

  那把椅子上的巴基,惨叫,抽搐,甚至在电击器开始工作之前就开始恐惧和颤抖。

  娜塔莎的电击器最终还是没有改进。

  因为史蒂夫专门找到她说巴基现在已经习惯偶尔捏装备室里那些电击片玩儿了。

  他怕电击片改进后伤到他爱玩的巴基可怎么办哟。

  

3

  娜塔莎和旺达觉得她们仿佛被gay包围。

  整栋大厦除了Nat的班纳和旺达的幻视,其他人/神/AI全是gay。

        就连山姆和罗德一天天抱怨吃狗粮的行为都gay里gay气的。

  娜塔莎曾经和旺达回过一次旺达的家——X战警基地泽维尔学院,但是住了不到三天她们又回来了。

  在这之后她们再也不抱怨复联基地gay太多了,泽维尔学院的琴和暴风女比她们可怜多了…

  

4

  不知道怎么就遇上的金刚狼罗根和巴基很谈得来。

  罗根:我有一双铁爪子。

  巴基:我有一只铁手。

  罗根:我爪子,艾德曼合金的。

  巴基:我铁手,振金的。

  罗根:我骑摩托用爪子手刹过。

  巴基:好巧我骑摩托也用铁手手刹过。

  罗根:我差不多一百多岁了,还参加过二战。

  巴基:我九十多了也参加过二战。

  罗根:我被改造过,还被他们害得失忆。

  巴基:好巧,我也是。

  罗根:我喜欢的人是队长,X-men的队长。

  巴基:我喜欢的人也是队长,美国队长。

  罗根:…

  巴基:…

  (对视三秒,异口同声)罗根&巴基:兄弟!!!

  坐在一边的家属二人组——

  美国队长:??!!!??

  镭射眼小队长:?!!??

tbc

失踪的恋人(盾冬,一发完)

       设定复联四变成灰的人都回来了,但是复联初代除了Thor和鹰眼以外全部都死了。
       昨天弄了一天更新不了斯德哥尔摩的新章节。
       很烦,所以这是报社产物。
       刀子,慎入
———————————正文如下————————

  我的恋人离奇失踪了。

  我找了很多地方,可是都只能找到他在全世界留下曾经路过的一些痕迹——人们口中的故事,一些好几年前的宣传册和视频。

  当然这是显而易见的,他可是Steve!

  啊,不过美国有这么多叫做Steve的人,你们或许不知道我的Steve到底是千千万万中的哪一个,那我还是换一个说法吧——

  我的恋人,全美国都认识的美国之光Captain America!

  其实我不怎么叫他Captain America(除了有时在某些地方的一些恶趣味)。

  毕竟Captain America是全美人民心上的超级英雄,而Steve Rogers才是只属于我的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

  可是我现在要找他,可不能只拿一个不太有特色的名字…

  有点不开心,但是只要能找到Steve,我就不会不开心了。

1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的名字曾经是James Buchanan Barnes,有一个我不太喜欢的代号Winter Soldier,后来在瓦坎达又有了一个新的代号叫做White Wolf——我更喜欢这个。

  说实话我不喜欢Winter Soldier,Steve说那不是我,但是我觉得那就是我,而我可能永远也摆脱不了它带给我的一切。

  你说Bucky?是的!这是我现在最喜欢别人叫我的方式了!

  在我还是Winter Soldier的时候,Steve就是用这个名字把我叫回来的。

  当然,我很愿意别人叫我Bucky;不过你想叫我Buck是不可以的,Buck可只有Steve一个人可以这么叫哦。

  话题扯得有点远,还是说回来吧。

  我们现在住在Stark工业大厦,除了我还有猎鹰Sam、Wanda夫妇和蜘蛛侠Peter Parker.

  除了小姑娘Wanda,我和他们都打过架。

  比如在我还是Winter Soldier的时候撕坏了Sam的小翅膀。

  这个大厦的主人我认识,Tony Stark,Howard Stark的儿子,在我还是Winter Soldier的时候曾经杀死了Howard和他的妻子,而在我清醒后还和得知真相的Tony打了一架,我差点扣了他胸口的反应堆,他轰断了我的左手,然后我的Steve用他的盾牌敲碎了他的反应堆。

  我感到很抱歉,不论是Howard的死还是别的什么…

  如果没有Steve的存在,或许我会就那样让他杀了我。

  没有怨言,这是Winter Soldier所应得的。

  我一直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面对Tony——我曾经的战友的儿子,被我杀死的目标的儿子;我的故人,我的敌人。

  庆幸的是Tony现在似乎不住在Stark大厦,我一直没有见过他的面,如果不是时不时有Iron Man的金红色身影在满世界飞来飞去我都要以为他也失踪了。

  Parker还是个未成年的小朋友,话有点多,我记得上一次和他见面是在机场打群架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一个没有经历过太多真正的战斗的小孩。

  可现在的他看起来已经像是一个战士了。

  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太好的转变,不过几年就从一个孩子变成一个战士,他经历过的事一定伴随着战争,鲜血,和牺牲。

  这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2

  所以说,发生什么了?

  据我所知,复仇者们可不止这几个小屁孩和一个小鸟儿。

  他们说雷神Thor的失联很正常,他们说鹰眼Clint和蚁人Scott已经各自回家。

  可是还有黑寡妇Natasha呢?那个脾气很好的博士Banner呢?

  Tony为什么一次都不愿意回Stark工业大楼?

  还有我的Steve,我的Steve去哪里了呢?

3

  我身边的人都很奇怪。

  Wanda和Vision总是阻拦我寻找Steve,他们说Steve在和灭霸的战斗中失踪,我想着活要见人赶紧把Steve找着,万一有九头蛇那样的邪恶组织趁他不备把他抓走怎么办?

  可是这他们却老是拦着我。

  那么多人都不见了,难道他们不想找吗?

4

  死是不可能的,别瞎说!

  我Bucky Barnes,就是从这个Stark大楼顶楼跳下去!死外边!也不信我家的Steve死了!

5

  我慢慢开始失眠,开始想起一些东西,一些零零碎碎的碎片。

  我现在的状态有点像是几年前在桥上重新遇见Steve之后在九头蛇的洗脑椅上回想起什么东西的状态。

  可是又不太像。

  那时的我什么都不记得,想起的记忆都是新奇的东西;而现在的我所想死的,和我现在所知的相悖。

  我所知的,是我在那一战莫名化成了灰,又莫名被Steve找回来,他说他们抢到了六颗原石,于是所有的人都复原了…

  再然后,我应该有清晰的记忆。

  可是我突然发现它们开始模糊,取代的是那些碎片——

  葬礼,法庭,战斗。

5

  今天晚上Wanda溜进我的房间想要给我洗脑被我发现了。

  门上的电子锁是Vision给她打开的。

  我把她扔出去了。

  然后Spider-man把我绑起来了。

6

  Wanda给人洗脑的技术比九头蛇好多了。

  至少不疼。

  怪不得我被她洗了那么多次脑都没反应过来。

7

  Wanda哭的很伤心。

  当然了她还是个孩子呢。

  “但是这并不是你们现在对我做这种事的理由,Wanda.”

  “多少次了?Wanda?在我反应过来之前,你们三个半夜溜进我的房间,给我脑子里放进一段虚假的记忆支撑着我活下去?”

  Wanda指间萦绕着猩红的光芒。

  “I'm Sorry. ”

8

  现在的这些孩子们,已经很少有写日记的习惯了吧。

  写日记啊,做手账啊,记录一些怕自己忘记的事啊…可能只有我这样被洗过脑的上世纪的老年人才会做了。

  他们都死了,失踪的复仇者们,Natasha, Banner, Tony.

  和我的Steve.

  葬礼是他们的。

  法庭和审判是我在Steve死后自找的。

  战斗是Wanda他们在得知我的最后获刑是死刑后来劫狱的。

  这里也不是Stark大厦,这里是瓦坎达的一栋大楼。

  寻找Steve的记忆是假的,Steve仍然是英雄的记忆是假的。

  我没能出过瓦坎达,Steve到死仍然没有摆脱美国政府给他安上的战犯之名。

  我看到的满世界乱飞的金红色Iron Man,是Vision控制的空空的战甲。

  我永远不能给Tony一个道歉了。

9

  Wanda是好心。

  当然也有Steve交代过她们别让我死的原因。

  但是没有人愿意在虚假的记忆中抱着虚假的希望浑浑噩噩的过下去。

10

  我和Steve都对对方说过一句话: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Steve是在我从Winter Soldier成为Bucky Barnes的过程中支撑我从那些阴影愧疚与痛苦中活下来的支点。

  现在没有了。

11

  我从瓦坎达离开了。

  趁Wanda他们还没有他们没有找到我,我去找了我能记起曾经的那些‘目标’们的亲人和后代,尽我所能做了我能做到的所有补偿。

  然后我去了布鲁克林。

  复仇者们虽然有的保持着通缉犯的身份直到死亡,可他们的葬礼仍然顺利举行了——在他们生前认为是故乡的,或是最喜欢的地方——并且葬在那里。

  我的Steve,就沉睡在布鲁克林。

  

12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我终于完成约定了。

————————end——————

我今天再试试吧
要是还更不了那斯德哥尔摩肯定只能拉灯了
拉灯就很没意思,很多人物情感之类的都没法详细写出来
老福特怎么就这么盯着我的车呢…